深一度|白发苍苍的蒋兴权举起冠军王鼎弟子杨鸣谢师报恩

  四年前,球员杨鸣第一个捧起总冠军奖杯,除了成为范志毅“比赛一秒没上,却第一个捧杯”的段子外,他是辽篮在任时间最久的队长。

  四年后,对手依然是浙江广厦队,依然是四场捧杯,依然是刚刚好拿下100分的比赛,主帅杨鸣先是躬身将奖杯让给老帅蒋兴权,然后又递给现任队长韩德君,奖杯只是象征性地在自己手里过了一遍。

  担任主帅第二年的杨鸣,杨鸣先赢全运会金牌,再拿CBA总冠军。这一次,他的回答掷地有声:“这个冠军我们实至名归。”

  56.6秒,坐在场边的杨鸣突然起身,将韩德君、李晓旭、刘志轩、郭艾伦、赵继伟换上场。

  显然,杨鸣的这个想法没跟任何人说过,只是默默记在心里——这五个人,是四年前辽宁队两名外援哈德森和巴斯之外,全华班的主力五人组,也是这支球队里资历最老的五个人。

  这个身披辽宁队15年战袍的男人,是辽篮在任时间最久的队长,也是辽篮第一个拥有退役球衣的人,自从2012年接任队长到退役,他始终是球队精神领袖、更衣室队长。私下里,杨鸣给这帮队员的称呼是“小老弟”。

  甚至付豪加盟球队时,杨鸣晒出的是他和付豪的古早合影,“杀马特叔叔欢迎你回家。”就连捂嘴郭艾伦的照片,他都能找到郭士强和杨鸣自己的cos,并感慨一句“传承”。

  “球队最大短板”、“一手好牌打得稀烂”、“我奶奶当教练也不会比他更差”……但在上赛季辽宁输掉总决赛,铺天盖地的舆论席卷杨鸣,但球队依然留下了请辞的杨鸣,因为没人比他更懂这支球队。

  毕竟郭士强请辞的2019-2020赛季,闯入总决赛的辽宁,出现过在生死战中做出弃用赵继伟的选择,让后者极度愤慨:“我算什么?为了辽宁队我什么都愿意做,但是今天我真的忍不了!”

  彼时,代理主帅马丁内斯被球迷称为战术大师,但他依然无法挖掘出辽宁最大的潜力。

  这些年,辽篮一直像一个大家庭,除了比赛之外满是人情世故——杨鸣便是这个家庭的大家长,带领着“小老弟”们一路披荆斩棘。

  比赛结束,当队员冲入场内庆祝,杨鸣迅速调整了一下情绪,走到记者身边接受采访:“上一个四年是球员,这四年是教练,但是享受到的喜悦是同等的,甚至比上一次更激动。”

  “毕竟那一次参与感比较少,这一次作为教练全程地参与了整个联赛,大家都不容易,获得这样的回报,我很满足。”

  一个2-0,一个3-0,一个4-0,辽宁成为继八一和广东后,CBA史上第三支全胜夺冠的球队。

  缺少胡金秋、赵岩昊的广厦,在总决赛几乎没给辽宁造成太多压力,同样缺兵少将的广东,也没能冲击强大辽宁。场面上,辽宁赢得颇为轻松,但真实情况却远比看上去难得多。

  这也是为何,杨鸣在更衣室里第一句话是,“不管外界怎么说,我个人感觉,这个冠军实至名归!”

  事实上,本赛季的辽宁队常规赛几乎从没齐整过。赛季开始前,刘志轩和吴昌泽遭遇手掌骨折;第二阶段,韩德君鼻梁骨折,郭艾伦腿筋拉伤。

  韩德君、李晓旭、刘志轩和郭艾伦四名老将,出场时间相比上赛季都断崖式下降,四年前夺冠的核心阵容中,只有赵继伟仅缺席一场比赛……

  一路走来各队都遭遇过麻烦,广东浙江都有核心伤停、广厦和上海更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,甚至还有深圳队友互喷的自爆局,反倒是常规赛阵容未曾齐整过的辽宁,成为了季后赛最稳定最健康的那支队伍。

  就像杨鸣更衣室里提到的第二句,“我们能完整地、健康地全员走完这赛季,离不开教练组的科学安排。包括翻译对外援的后勤保障,包括队务对大家的后勤保障,特别是三位队医。”

  为了季后赛的健康,杨鸣没少挨球迷骂。常规赛第三阶段,主场作战的辽宁男篮先是被青岛大比分爆冷,紧接着被上海完成21分大逆转,随后又输给了单外援的浙江。

  输给青岛的那场比赛,一位辽宁球迷在看台大喊:“打得啥玩意,一点血性都没有!外援不好使,国内球员不上进!你可以输,但你得努力啊!”

  即便网友高呼下课,但辽宁也没急着让腿筋拉伤的郭艾伦火线复出,而是又歇了两场比赛。虽然三连败让辽宁从榜首跌到联盟第三,但当人员齐整的辽宁队,用一波七连胜完成常规赛收官。

  正是教练组敢在常规赛和季后赛之间进行取舍,小心谨慎的辽宁男篮才能全员顺利地出战季后赛。

  而杨鸣,也成为继阿的江、杜锋后,CBA史上第三位球员和教练时代均夺得过冠军的人。

  如果说辽宁克服伤病带着一丝幸运,那么对球员的,考验的则是教练的功底。

  在季后赛大杀四方的“胜负手”莫兰德,常规赛一度被视为“水货外援”。第三阶段的前四场比赛里,身为外援的莫兰德一共只得12分,但是到了季后赛,却和杨鸣摩擦出了一些奇怪的CP感。

  在莫兰德头像换得最凶的时候,杨鸣这样解释:“社交媒体也是心情的展示,在这个团队中他感受到了爱和尊重,他付出了更大的努力来回报球队。”

  除了圣诞和生日为莫兰德准备礼物和聚餐外,球队也在不断调整对莫兰德的使用方式和合适的打法。

  而莫兰德的回应则是:“杨鸣是我见过最努力、最敬业的教练之一,否则他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的,这些不会说谎,也作不了弊。”

  黑眼圈、发际线,都曾出现在杨鸣的调侃之中,也是他的现状——执教的首个赛季,黑眼圈就挂在杨鸣的脸上。

  “这两年非常累,身体也出现了各种不适,好在结果很完满,能弥补一些损失。”夺冠后的杨鸣这样感慨。

  与山西男篮的G2,辽宁在第二节一度落后17分,即便乔纳森·西蒙斯被罚下,山西凭借单外援凯·费尔德的火爆表演也在末节与辽宁打得难分难解。最后4分钟,杨鸣撤下外援改打全华班,最终拿下了比赛。

  对阵广东的第三场比赛,杨鸣让此前每场出战仅10分钟的丛明晨打了33分钟,最终他的正负值是全队最高+17。

  更加凸显成熟的是——整场比赛,辽宁几乎都处在落后,面对广东极致的阵容轮换,杨鸣的脸上并没有太多慌张。而上个赛季,关于杨鸣执教的画面,更多是一口喝干的矿泉水和满身湿透的衬衫……

  当主持人宣布辽篮夺冠时,杨鸣特意将蒋兴权指导推向了第一位,然后客客气气地跟在身后站上领奖台。

  当82岁的蒋兴权举起“牟作云”奖杯时,这位辽宁男篮最老的功勋,终于拿到了自己第一座CBA总冠军奖杯。

  半年前的全运会同样如此,彼时夺冠的领奖台上,杨鸣将自己的奖牌挂在了恩师蒋兴权的脖子上。

  1970-1990年,在这长达20年的时间里,蒋兴权一直是辽宁队主教练。而蒋兴权最近的一次作为辽宁队主教练,是2004年9月到2005年12月,虽然只有1年多的时间,但杨鸣正是这段时间被蒋兴权从青年队提拔进入CBA。

  蒋兴权离开辽宁男篮时,初出茅庐的杨鸣还没成为“抬手听国骂,断腕耀京城”的杨少侠。那一天,当工作人员告诉他蒋兴权不再执教辽宁时,杨鸣在空无一人的训练场盯着墙上恩师的照片,一个人坐了很久。

  而当杨鸣第一次担任辽宁主帅,他第一个想到的同样也是蒋兴权。在杨鸣“三顾茅庐”下,也在蒋老对家乡的情怀中,已经80岁的蒋老松口了。

  “一个是家乡球队,非常有感情;另外一个,杨鸣执教经验确实差点。像浙江队的教练刘维伟,还带过青年队,杨鸣连青年队都没带过,的确需要帮一下。”

  于是两年来,辽宁男篮的每场比赛,都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板凳席,安定着少帅和年轻球员的情绪,随时给战局出谋划策。

  而他身边的教练团队,是1970年的吴乃群、1985年的杨鸣和1992年的柴长易。辽宁培养出的四代教练,继续哺育着辽宁篮球不断成长。

  去年辽篮总决赛失利杨鸣请辞,也是蒋兴权劝住了少帅,“做教练员要有承担失败的勇气,不能一输球就走人,这样对自己和球队都不负责任!”

  而重新出发的辽宁,在本赛季半决赛3-0战胜广东后,已经82岁的蒋兴权站在更衣室门外,与辽篮队员挨个击掌。这一刻,蒋兴权终于跨过了三次总决赛都未赢下的广东宏远。

  这是蒋兴权在辽宁出任顾问的最后一个赛季,在总决赛结束后,蒋老将解甲归田,回到家中安享晚年。

  总决赛落幕,杨鸣为恩师补齐了最后一块遗憾。蒋老转身离去,留给辽宁篮球的是一代又一代的财富。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