甘锐:这几年在成都蓉城踢球真的很幸福从来没担心过工资问题

  直播吧8月2日讯中超联赛第一阶段,升班马成都蓉城取得了2胜6平2负的战绩,积12分排名第12位。37岁的老将甘锐出战7场,其中5次首发。在接受《足球报》采访时,甘锐称这几年在成都蓉城踢球很幸福,从来没有担心过工资问题。

  甘锐:感觉过得比较快,有段时间比较煎熬,我们年初集中比较早,准备期做得也很好,包括热身赛打得也不错。第一次打中超,我们预计到会有困难,但比赛真正打起来,困难比想的要大。前期很多场比赛都没拿下来,其中后面两场比赛是我们最接近胜利的时候,但由于一些细节没做好,机会没把握住,没拿下来。

  那段时间,队里压力非常大,教练组也比较辛苦,一方面,他们承担着压力;另一方面,要在球员面前表现出积极的一面。每场比赛前,徐指导(徐正源)都会说,一定要捅破那层窗户纸,最后两轮比赛赢了,其实就是因为我们一直没放弃。

  甘锐:有那种感觉,因为确实没想到,但通过10轮比赛,我相信外界也发现了,我们队有一种很好的气质,那就是比较能咬牙。你看那场我们三名队员被罚下场的比赛,人下去了,但场上没感觉缺人,最后时刻我们还在进攻,想把比分追回来。我们有被动的时候,但没有一场比赛我们是的。我们表现出了那种竞争力,每场比赛,我们都想拿下来,之前确实有些细节不到位,然后还有一些运气的原因。

  甘锐:我在重庆队效力了10年,我觉得两支队伍很多方面很相似,前几年,虽然我们没在中超,但重庆队的比赛,我们都在关注。本来,赛季前,我们要去重庆踢热身赛,没想到临出发了,热身赛突然取消,重庆队一下子没了,心里很感慨。

  甘锐:确实压力很大,教练组当时想了很多办法,我们后防线的训练,专门负责定位球的教练把细节抓得很细。和沧州那场,是我们最接近胜利的,但最后被扳平,有点心态炸裂。但第二天,我们迅速进行了调整。我记得,周定洋把我叫到房间里,他说:“队长,我觉得你压力太大了,这不利于发挥,也不利于工作。”我说以前在中甲、中乙时从没遇到过这么长时间不赢球的情况,他分享了他的经验,说2019年河南队也是开局多轮不胜,但这个时候,要看到积极的东西,队伍的心气不能散,只要捅破那层窗户纸,就会走得更好。

  甘锐:外援压力很大,我记得有一次训练完了大家在场边聊天,话题是“希望队友为我做什么,我能为队友做什么”。费利佩平时很内向,那天他说了很多,他说他知道自己被质疑,他也在积极调整身体和心理状态,他有信心给球队带来帮助,他在韩国证明过自己,有信心。我们大家都鼓励他,说会支持他,虽然他还是没进球,但作用还是很突出的。我觉得大家应该互相帮助,他一旦进球,可能接下来状态和表现都会很好。

  甘锐:2018年队伍成立的时候,市政府、市体育局,包括成都市足协、兴城集团支持力度很大。当时提出5年内冲超,以我们对俱乐部的了解看,其实是靠谱的。俱乐部短期内从中冠到中超,不光是球队建设好,俱乐部的基建、办公室的人员配备以及文化建设,每年都在提高。像姚总(姚夏)说的,今年中超,保级后不在乎什么排名,我们更在意未来三五年的计划,其实,现在就是在按计划一步一步走。

  甘锐:成都现在打造“赛事名城”的概念,包括“三城三都”,城市自身发展很快,需要球队作为城市名片。集团现在进入了世界500强,球队不是要在某一节点取得某种成绩,而是希望可以长远而健康的发展。成都的青训体系是很健全的,从小孩的培养到职业的渠道,是成熟的体系,这对于青训发展,乃至以后整个成都的这种足球环境,是很大的推进。

  甘锐:肯定很期待,我是感受过的,新来的队员,尤其是这两年的内外援来,我都会和他们说,你们还没在成都踢过主场,没感受到主场气氛,以前我们踢中乙的关键比赛,都能有一万八的球迷。回到主场,你们肯定能在进场第一秒就感觉到那种气氛,鸡皮疙瘩都要起来,就像前几年在重庆奥体一样。我记得那时候,很多成都球迷去重庆看中超,我相信主客场恢复后,也会有很多重庆球迷到成都看比赛。

  甘锐:我自己的话,可能不像去年那样全勤打比赛,有时候也会轮换,我希望可以保持好竞技状态,在需要我出场时把特点发挥出来;球队的话,肯定是要保级站稳脚跟,尽量把名次往上打。

  甘锐:首先是欲望,还是想踢球,没觉得自己年龄大就得过且过;其次是训练质量和后勤保障,缺一样都不行。我觉得这几年在我们俱乐部踢球真的很幸福,只需要把专业工作做好就行,所有后勤工作还有工资问题,从来没担心过。

  甘锐:他们让我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,偶然有机会和黄希扬一起在一队打比赛,突然就被留下了。年初的时候,我们内部有个上一队的机制,当时推了差不多8到10名队员上来,最终根据位置和年龄,选了他们两个,我觉得他们要感谢教练,同时珍惜机会,他们是很幸运的。年轻球员能够顶起来的话,对俱乐部和球队的竞争是好的,我相信后面,我们还会有更多的年轻球员出来。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